辞职做公益的县委书记:陈行甲

2016年12月2日,陈行甲在微信朋友圈发出一篇《再见,我的巴东》告别信,宣布离任湖北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巴东县县委书记。

 

陈行甲说:“我厌烦了带着面具做人、做官”,而对于未来,陈行甲说:以后会致力于公益。而他的公益历程,则从救助疾病儿童开始。

今天小益给大家推荐的“益行家”,曾经是一位县委书记,他叫陈行甲。

 

2016年12月2日,陈行甲在微信朋友圈发出告别信,宣布辞职。从2011年10月开始到宣布离职,陈行甲在巴东县委书记位子上干做了5年,这些年,他屡上头条,从高调反腐到录制MV,再到从3000米高空跳伞,宣传巴东旅游。

 

一系列不同寻常的言行让他成为了“官场明星”,但也给他带来了诸多争议,有人赞誉他“开明”,也有人指责他“作秀”。

 

【分享全文】

从一个政府官员战场到公益领域做一个职业公益人,已经大半年时间了。

在这段时间里面,我感受到的沿途都是伸过来的手和张开的怀抱。做公益是一件循序渐进的事情,下面我就和大家分享下我从事公益以来的心路历程。

 

01|被白血病童眼神触痛 

 

“不是医生也得做些什么”曾经我对公益的理解就是简单的对需要关注的弱势群体的悲悯和热忱,你有同情心,你愿意付出你的热忱这就是公益。

 

但是进入公益领域这么长时间以后,我才感受到原来我的理解过于简单了。我做的是疾病领域的公益,所以近段时间我访问了很多的医院。

 

当我按照医生的要求换上防菌的隔离服装,戴上口罩和查房医生一起走进那些白血病儿童的病房;当我看到那些剃着光头,戴着口罩,蜷缩在病床上的孩子,还有守护在病床旁边爸爸妈妈,甚至是爷爷奶奶,他们的眼中满是对这种灰暗现实的恐慌,交织着走出困境的乞求,我感受到深深的难过。

治疗这些孩子的病痛只能靠医生和白衣天使们,但是作为公益人的我们也想要实实在在地为他们做点什么。这样的心情让我对做公益最开始那种兴奋感,逐渐转变为对沉重的现实情况,而产生的焦灼。

我在思考,我能做些什么,我应该做一些什么。

 

02|逃离死神却被社会冷落

“要为这些孩子开个病房学校”我想跟大家分享一个数据,我们中国每年新发病的肿瘤患儿就有3万多人,幸运的是现在随着医疗技术的进步,他们中的多数人最终能够成功被治愈,并回到社会中。

 

但是由于这些孩子的治疗周期比较长,一般情况儿童肿瘤治疗周期是2-3年,有的甚至长达5年,治疗期间他们要服用大量的化疗药物,导致他们的免疫力低下、需要被隔离,无法正常到学校上学。

 

所以,即使这些孩子最后回到社会中,也难以融入社会。

给大家分享的这张图片是一个9岁的白血病孩子画的一幅画——《我想上学》。

 

这样的孩子每年新增就是3万多人,这是一个庞大的群体。这些重病长期住院的儿童,他们的教育权和发展权如何保障,在过去中国的儿童权益保护里面还是一个空白点。

我们针对这个盲区,率先创立了一个公益项目——“病房学校”。

 

03|13个省市陆续开学

 

“能读书的每一天,都很奢侈”从2012年的5月,我们在北大妇女儿童医院的第一所病房学校开始到现在,已经在全国的13个省市建立了25个病房学校。凡是我们病房学校所建到的地方,都受到了孩子、家长、医生们热烈的欢迎。

对孩子来说,生病期间可以上学是一件奢侈的事情,家长也说,这是他们曾经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对那些重病住院期间的孩子,他们能到学校的一天,就意味着这是生机勃勃的一天,就意味着他们与病魔的抗争又胜利了一天。

 

北京新阳光病房学校的杨老师曾经跟我分享过这么一个体验,他说:每天最高兴的事情就是一早到教室之后,听到教室外面学生推开教室门,脆声声的喊一声“老师我来了”。

 

他感到无比的幸福,因为从这些孩子的脸上洋溢的光彩,他看到了希望,他知道孩子眼中的希望对于他们来说是多么的重要。

 

04|从肉体病痛到心灵孤独

 

“就这样,一步步扩展公益盲区”人类文明进步,其实就是认知进步的过程,公益也一样。

 

我们这个公益领域往前走的过程,何尝不是在不断地扩大我们公益视角的盲区,让我们看到更深更细的地方,不断扩大我们需要关注范围的过程。

 

从关心疾病救助,到关心到我们的孩子;接触孩子后,从关心他们的病痛,到关注他们心灵的孤独,在这个公益的过程中间,我们更进一步注意到,其实这些病患儿的家庭,也是一个极其需要帮助的弱势群体。

我们就这样一步一步地不断的扩展、弥补我们公益事业的盲区,去走到更深更细的地方,慢慢的去看见,我们应该做的、能做的、更多的事情。这就是公益的过程。

公益人物 2020-01-09 22:13:57 通过 网页 浏览(194)

共有0条评论!

发表评论

更换一道题!